关于黄记宋城

about us

  1.关于黄记宋城(露凝香)

 

  黄记宋城火锅(简称宋城)文化底蕴深厚,显得大气,是原生态地道老火锅。其特点麻辣鲜、香、色泽红、亮、味道浓、厚,三十分钟后味道越吃越浓,回味悠长,让人难以忘怀,是目前人们追求的消费时尚。在重庆大街小巷,只要挂的是老火锅招牌,家家生意火爆。其核心还是在于长远的历史文化,原汁原味的火锅特色,在未来的火锅市场上,原汁原味的老火锅依然是餐饮行业中最具竞争力的法宝。

 

  火锅是我国独创的美食,发展到今天,重庆老火锅更是做到了极致的境界。它诱惑了大江南北人的胃口,一位法国大厨曾这样描述重庆火锅:“有这么一种美食,吃了它以后再吃任何大餐都让人感到索然无味。”这就是重庆火锅。据统计,重庆火锅上万家,产值超过百亿元,它成为了重庆的城市名片,也成为了重庆美食的代言。它不但历史悠久,产业发展也是一片大好势头。一口锅煮出了千年美食文化,熬出了百亿大产业。而黄记宋城正是把握了这一火锅发展趋势,大力吸取重庆老火锅精髓和发展路线。

 

  在清雍正年间,有一位八府巡按吃出来的。据说,一位八府巡按乘船来重庆,因途中受了风寒,鼻塞头重,茶饭不思,是日晚抵朝天门,忽尔一阵香风扑面,巡按大人一痒,打了一个非常响亮的喷嚏。巡按大人鼻塞顿开,急传唤停轿,师爷只见城墙下有一堆火,火上有一破鼎锅,几个叫花子围锅而坐,吃得津津有味。那诱人的香味就是从鼎锅里飘出来的。师爷回到府道官邸,把所见说给厨师,这位厨师一听便知这巡按大人所要的美味佳肴,原是叫花子们讨来的千家菜同煮的大杂烩。厨师知巡按大人受了风寒,口无味,需麻、辣二味刺激味觉,且食物要烫,方解内寒。于是,便用重油重麻重辣调味,用牛骨熬制鲜汤,置于一铜锅内,再燃一小火炉,配上几碟牛肝、毛肚一类的菜肴,送于巡按大人烫食。这时,巡按大人早已饥肠辘辘,一见红的火,红的汤,香辣扑鼻,赶忙举筷烫食。一筷入嘴,胃口大开,几筷菜下肚,通体大汗,头也不痛了,巡按大人吃了击掌连声喊好:“好手艺,好菜,好味道,当推而广之。”自此重庆火锅流传开了。

 

  据悉,麻辣火锅发源于重庆。大约是在清道光年间,重庆的筵席上才开始有了毛肚火锅。重庆火锅最早是毛肚火锅,对于起源和由来,说法不一,它的由来和渊源,值得探讨。据重庆老街坊说:毛肚火锅起源于清末民初,重庆码头和街边下力人吃的廉价实惠的街头大众饮食摊上的“水八块”。水八块全是牛的下杂(毛肚、肝腰和牛血旺),生切成薄片摆在几个菜品不同的碟子里,食摊泥炉上砂锅里煮起麻辣牛油的卤汁,食者自备酒,自选一格,站在摊前,夹起碟里的生片,且烫且吃。吃后按空碟子计价。价格低廉,经济实惠,吃得方便热烙,所以受到码头力夫、贩夫走卒和城市贫民的欢迎。这个码头就是重庆有名的朝天门码头。相传,重庆两江(长江、嘉陵江)江流之处的朝天门,原是回民屠宰牲口的地方,回民宰牛后只要其肉、骨、皮,但却将牛内脏弃之不用,岸边的水手、纤夫将其捡回,洗净后倒入锅中,加入辣椒、花椒、姜、蒜、盐等辛辣之物,煮而食之,一来饱腹,二来驱寒、祛湿,久而久之,就成了重庆最早的也是最有名气的麻辣毛肚火锅。

 

  时至今日,老火锅依托其博大精深的火锅文化,以其上百年的历史文化底蕴成为了现代重庆老火锅的一面旗帜,其最具传统历史特色的毛肚火锅成为了老火锅的标志性品牌,其菜品用的几乎都是牛身上的肝、心、舌、背柳肉片、血旺和莲白、蒜苗、葱节、豌豆尖等素菜。除了正宗的毛肚火锅,发展到清汤火锅、鸳鸯火锅、啤酒鸭火锅、狗肉火锅、肥牛火锅、辣子鸡火锅等等,品种不下百余种,还有为外国人准备的西洋火锅。

 

  2.火锅起源

 

  火锅起源于民间,最早起源于南宋时代,历史可追溯到古代巴蜀时期,最早的火锅是用陶制的鼎煮的,大约在一万年前,当时只要是能吃的食物如肉类为主通通都丢入鼎内,然后在底部生活煮食。西周时就有了近代的锅非常相近的铜制锅子与陶制砂锅作为火锅器皿,而大鼎成了权力的象征。火锅的发展是渐进式的,跟器皿、社会的需求与原物料的发展有着密切关系。三国时代,魏文帝所提到的“五熟釜”,就是分有几格的锅,可以同时煮各种不同的食物,和现今的“鸳鸯锅”,可说是有异曲同工之妙。

 

  在整个火锅历史的演变上,描写火锅最为传神的是南宋时代,尤其以宋朝为代表,在林洪所著的“山家清供”里所说的涮兔肉片。林洪前往武夷山拜访隐士止止大师,快到山峰时,下起大雪,一只飞奔的野兔滚下石来,被林洪抓到,林洪想烤来吃,问止止大师会不会烤兔肉,止止师回答他说:“我在山中吃兔子是这样的,在桌上放个生炭的小火炉,炉上架个汤锅,把兔肉切成薄片,用酒、酱、椒、桂做成调味汁,等汤开了夹着片在汤中涮熟,蘸着调味料吃。”林洪吃了觉得如此的吃法甚为美妙,取了个“拨霞供”的美名,取当时“浪涌晴江雪,风翻晚照霞”的美丽光景。

 

  3.重庆火锅起源

 

  而重庆老火锅的起源,有说法是这样:有“雾都”之称的重庆濒临两江,气候潮湿,为了驱寒祛湿,重庆长江、嘉陵江畔等地区的纤夫、农夫等一些体力劳动者用低价购拣屠夫宰牛取出的“牛下水”(肝、肚、牛油、心、舌、毛肚等)洗净,用简陋的锅灶,煎牛油后,加上辣椒、花椒、姜、蒜等调料入味,再加牛骨,熬汤,后将“牛下水”、蔬菜等下锅,烫而食之,味道鲜美。既饱其口腹,又驱寒除湿,深得船工、纤夫们的喜爱。这就是火锅的雏形。几千年形成的饮食习惯,跟随着历史的发展潮流,逐渐演变成今天的重庆老火锅。

 

  到现在,作为一种美食,老火锅已成为重庆美食的代表和城市名片,以至于人们说:“到重庆不吃火锅,就等于没到重庆。”

 

  对于重庆人,老火锅不仅是一种烹饪方法,它还是一种生活方式,甚至与重庆人的性格有着密切关系。

 

  在重庆,人们一般不说吃火锅,而叫烫火锅。夏日酷热难当,火锅却照吃不误,甚至越热越吃,越吃越过瘾。又辣又烫的毛肚一下肚,仿佛身体也在燃烧。正当烈日午,大汗淋漓时,顿觉热风变成一丝丝凉风,十分气爽,这就是为什么重庆人夏天照吃不误的火锅情怀。“重庆人极为好客,那火一样的热情就像重庆火锅。”难怪有人说,外地人一到重庆,就必然被重庆人燃烧着的热情所溶化。招待第一次来重庆的外地人,烫火锅是必选动作。约上几个朋友,吃着火锅,即使是街边小摊,豪爽的重庆人也一样乐在其中。不少人说,经历这么多年,火锅已经融进了重庆人的生命。